id阿莫。沉迷荒川,杂食,注意避雷
爬坑比谁都快,慎fo

【川酒川】听说你喝醉了噢?

—荒川之主x酒吞童子
—OOC小学生作文
—邪教慎入









“……荒川大人,河面上有奇怪的东西。”


河童略显焦虑的声音传入荒川之主的耳膜,荒川之主保持着横躺在榻上的姿势,一手撑着脑袋,平淡视线自手中展开的书卷移至河童左手托起的巨大水球上,那水球不似平日那般蓝得的晶莹透亮,色泽金黄如琥珀般白璧无瑕,在空气中散发出浓郁的酒香。


这气味似曾相识。 


荒川眉尖微挑,清冷的眉目中带上的些许疑惑。似是被手中托举的鬼酒散发的强大气息所影响,河童的反应略显迟钝,微怔了一下才连忙开口解释道:“河面上有个很强大的妖怪,这些是他留下的……”不等他说完,荒川就起身理好一身长袍,执起置于一边案上的纸扇攥在掌心,抬掌唤起漩涡登时就消失在了河童面前。


北海道正值深秋,清凉秋风拂过河面泛起阵阵涟漪,红日倒映在水面被水波振得微微颤抖,霎时间便破裂成为粼粼碎光,水中河鱼争先恐后地逃匿,水面倏然涌起漩涡,那统治着整片荒川流域的强大妖怪自漩涡中心腾升而起立于水面之上,翻滚气流扬起荒川之主的袖袍,他足底的漩涡也应声消失,河面归于初始的平静。

河面洋溢着浓厚的酒气,混着另一个强大妖怪的妖气吓得河岸胆小的妖怪们逃得远远的寻不到踪影。荒川之主摇着纸扇看看四周,用不着费多大精力去寻找就看见了那个妖气的源头,是一个浮在水面上的……红毛葫芦?荒川走进了一些,一个生着狰狞獠牙血口大张的酒葫芦浮在水面上,那个红发的大妖怪毫无形象大大咧咧地面朝下趴在葫芦上一动不动,半张脸都浸在了水里。荒川微微皱起眉头朝下方看去,葫芦口没堵上,那酒正源源不断地滴进荒川水里污染环境……

荒川登时明白了为什么河童只是捧着一团酒回来报告。

来不及思考大江山的鬼王出现在此处的原因,当务之急是要叫醒这昏迷不醒的鬼王,好让他收收自己的酒。荒川之主掂掂手里的纸扇,合扇扇骨在这鬼王的脸颊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那鬼王猛然睁眼看见荒川的纸扇横亘在眼前迅速起身本欲拽起葫芦唤起瘴气,却因起身用力过剩往后一仰噗通一声沉入了水底冒了几个水泡……荒川之主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有些心挛地把酒葫芦堵了个严严实实,施术法收集起混入水中的鬼酒,汇聚于在扇面上方凝聚成酒团。

鬼王的鬼酒妖力极强,稍微强大些的妖怪能将其中妖气占为己有增强自己的妖力,而过于弱小的妖怪吸收不了里面蕴含的能量,便会遭其反噬疯魔狂化。荒川河畔大大小小妖物数不胜数,如此大量的鬼酒若是任他散入水里,可想而知会造成怎样可怕的后果。

荒川之主走到岸上,难得有耐心地等着水底那大妖出来,酒吞童子很快就从水里浮上来“噗哈”地喘了口气,拖着酒葫芦一步一步地走到岸上。随便将那葫芦丢在树下便席地而坐靠在葫芦上,抬起手腕随意撩了撩被水浸湿的刘海,丝毫没有失礼之态被他人看去的窘迫。

“酒吞童子。”荒川率先打破了沉默,轻抖着执扇的手,扇面将承载的酒团激得上下跳动,一副准备兴师问罪的模样。

“喔……荒川之主,叫本大爷做什么?”酒吞抬头瞥了一眼荒川,掀起浸湿的衣摆哗啦啦拧出一大摊水。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汝为何会在此处。”良久,荒川才再开口,他阴了大半张脸,懵懵懂懂间算是猜测到了答案,于是丝毫不打算给人留颜面,“汝的酒差一点就给吾惹了一堆麻烦。”

酒吞童子停下了拧绞衣物的手。

求爱不得借酒浇愁,失足落水顺流而下稀里糊涂地就到了荒川之主的地盘。理顺了思绪,酒吞童子还是有些昏胀的脑袋里只剩下这么一段话。

但是笑话,这种事能让他知道?

“……本大爷在哪儿和你有什么关系?”憋了半天,酒吞才闷闷地吐出这么一句,“就是一点鬼酒而已,这点事都处理不了你也愧称荒川之主。”

“这里是荒川。”荒川之主觉得有点好笑,他也确实那么做了,半阖着狭长眼眸一副“我全都懂”的表情,言语沉稳地提醒酒吞他的处境。

“地界主,你是在挑衅本大爷吗?”酒吞童子眼尖地觉察了他嘴角一闪而过的笑意,顿时站起来额角青筋暴起,迟疑了一秒端起鬼葫芦盯着荒川蠢蠢欲揍。他还是有一丝顾忌的,刚刚酒醒的他妖力大不如前,还需要时间来恢复精力,加上他身处荒川之主的地盘,荒川之主若真有意与他开战,要想取胜必定颇为艰难。

但是荒川没有作出迎战的姿态,而是扬手将一直托举在扇面上那酒团送了过来,鬼葫芦兴奋地张口,鬼酒便一滴不剩地重新回归于酒葫芦内。

酒吞戾气不减,只是有些不解地看了看荒川。

荒川复又抬扇,顿时酒吞全身上下的水珠全都被股无形的力量抽离出来,在荒川的扇面上汇聚成水球。荒川将手一挥,那水便哗啦一声落入荒川内。

“……”酒吞摸了摸干透的衣物,最后一点戾气消失得一干二净。

“若无事汝便请回吧。”荒川转过身唤起漩涡就要走,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回头补充了一句,“此事若有下次,相比独身一人,与吾一同对饮可也不差。”

酒吞惊愕了一下,却为的是荒川知晓自己今日至此的缘由这一事,酒吞有些恼怒倏地狂气爆满鬼葫芦闻息而起,扬扬眉头正欲与他痛快交战一场却发现那妖怪早已没了踪影。

“这混蛋……”酒吞童子骂骂咧咧地蹲在荒川岸边,端着超高兴的鬼葫芦吨吨吨吨吨吨地往荒川里倒酒,直到拎着葫芦连最后一滴酒都甩了个干净才满意地转身离去。

……

河童筋疲力尽地举着手中巨大的酒团不禁暗自咆哮一番这鬼葫芦到底是有多大的容量,最后回味着他方才躲在一边看完全程感慨一句两个巨型“傲娇”想在一起可真是艰难。


End.


真好吃。

评论(5)
热度(54)

© 温酒斩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