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荒川,cp杂食,注意避雷
爬坑比谁都快,慎fo

完了,恋爱脑溢出来了。

大天狗怎么他妈的这么可爱,我操,长了翅膀的真就是天使啊。

【荒天】星野。


补档

明明写得很含蓄了,这么敏感的吗

【川酒】For /one /night!

-cp医生荒川x调酒师酒吞,注意避雷
-纯/肉,有一丁点剧情,文风有点操蛋,希望喜欢
-如果有人想看后续就写

酒吞靠在床头上,身上只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双腿交叠在一起,骨节分明的二指夹着一支烟。赤色的头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肩膀上,滴落下的水珠打湿了靠在腰后的枕头。他的另一只手捏着遥控器,有一下没一下地摁着,电视里尽是一些当下潮流中千篇一律的无聊综艺和演技极差外表也不怎么光鲜亮丽的偶像剧,看的他兴趣缺缺,泄气地把遥控扔在床头。他的目光在床头整齐码放的一小架子避淦孕淦套上停住。酒吞把手伸过去,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嘿,好家伙,什么润淦滑淦剂淦假淦阴淦茎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样不少,虽然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但一想...

【狗子川】痕迹(3)

—密医狗x黑道川
—OOC

3.
夏夜微风穿过窗口卷起桌上的纸张,大天狗抬手按住将要被吹走的一张表格,收进手边边角磨损的黑色文件夹里。桌上的电子钟闪烁着绿色的“02:32”。他面露疲态,摘掉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二指揉按眉心,处理完了最后一份报告,除去洗漱整理的时间,谢天谢地,在明天早晨7点诊所开门前,他能还有三个小时的宝贵睡眠时间。

整理完这堆文件,大天狗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骨头发出喀啦喀啦的声音。他走出书房要下楼去喝水,几乎同时,紧锁的门诊外响起迫切的敲门声。半夜突然发病来求医的人不在少数,大天狗没有犹豫就开了门。门外两个人架着一个人闪进室内,其中一个人反手咔嚓一声立马关上门。

大天狗低下头去,...

【狗子川】痕迹(2)

—密医狗x黑道川
—OOC

2.
“黑晴明死了。”源博雅放下手中的茶杯,大天狗坐在他对面翻阅手中他带来的文件。大天狗头也不抬一言不发,定定地盯着文件上的一句话。

“你会相信的。你和我们合作已经四年了,也捞了不少好处。”源博雅咔嚓一声泄愤一般地咬着薄饼,也随手拿起一份文件扫视一圈。

文件内容是一个叫做BRG651的药物检验报告,药物具有成瘾性,报告显示它虽奇迹般能唤醒人死去的细胞再生出失去的肢体,但是相应地,人会获得极其可怕的自愈能力,只要有一点本存的活体细胞还留存着,受伤部位包括脏器的细胞增殖就会有着肉眼可见的可怕速度,除非人首分离,没有别的办法将其杀死。
它可以把人变成几乎不死的怪物。

大天狗对...

【狗子川】痕迹(1)

—大天狗x荒川之主
—OOC

1.
大天狗的心情自接到雪女来电后便没有平复过,一挂电话他便匆匆关掉诊所的门,驱车前往京都大学。向来有些强迫症的他甚至来不及将车子在线内停放好便拉开车门直奔三号实验楼的地下实验室。

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长长的走廊,在尽头大门前停下,迅速验证虹膜与指纹密码,打开大门的那一瞬间,一路绷紧神经的大天狗这才感觉到大脑缺氧,两条腿也有些酸痛。大天狗只得站着快速喘气来平复过激的心跳。

“十一分四十六秒。”清脆的女声自耳畔响起,大天狗抬起头,看见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对方平时冷若冰霜的脸此刻却奇迹般地盈满了笑意,“我以为你会再快一点,不过没关系。”

雪女递给大天狗一杯水,他接过杯子仰头...

【狗子川】痕迹(0)

—密医狗x黑道川
—ooc
—小学生作文
—总觉得开头需要说些什么

——正文

人永远比想象的贪婪。

0.
雪,它们是冬日调皮的精灵,来的时候大张旗鼓,走的时候却悄然无声。悄悄地,到某日早晨它便充斥着冬日的每个街头巷尾,如此,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源博雅小心翼翼地走在这样冰冻的街道上,时不时侧身避开嬉闹着从他身边跑过的孩子。自小在关东地区长大的他一直难以适应北海道寒冷的天气,巨大的温差让他不得不将自己裹得像一个爱斯基摩人才敢走出酒店,慢腾腾地走在街上又像是中国端午节成精了的某种传统食物。

他默念着心底的那个地址,沿着街道一户一户地慢慢寻找过去,终于在街道...

【川酒】无题(1)

邪教注意!邪教注意!邪教注意!

跟cp一起开的脑洞,大概是一个系列的东西。
顺便我cp真是太可爱了,我爱他一辈子。

———————正文
荒川x酒歌

荒川最近变得很奇怪。
 
他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一连几天闭门不出。
 
沧海的公司出了点问题,事态比想象的严重,他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电话几乎没有间断,每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家,也只是倒在酒吞怀里直接就昏睡过去。酒吞也不恼不怒,他最近接了几个商单,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整天,两眼盯着电脑屏幕几乎要盯开花,桌边手稿材料堆积如山,躺上了床还要抱着iPad忙到后半夜才睡觉。
一家三个人都很忙碌,三餐全靠各种各样毫无营养的速食外卖解决,他们无暇顾及荒川的事,也...

【狗子川】风中之烛(1)

—OOC
—大天狗x荒川之主
—监禁play,黑化狗
—没按剧情,瞎几把乱写,小学生作文
—监禁太好玩了,啊
—注意避雷

风中之烛:比喻随时可能消亡的事物。

简书被封…补个档…

大概会更新吧…

大概……………

【川酒川】听说你喝醉了噢?

—荒川之主x酒吞童子
—OOC小学生作文
—邪教慎入

“……荒川大人,河面上有奇怪的东西。”


河童略显焦虑的声音传入荒川之主的耳膜,荒川之主保持着横躺在榻上的姿势,一手撑着脑袋,平淡视线自手中展开的书卷移至河童左手托起的巨大水球上,那水球不似平日那般蓝得的晶莹透亮,色泽金黄如琥珀般白璧无瑕,在空气中散发出浓郁的酒香。


这气味似曾相识。 


荒川眉尖微挑,清冷的眉目中带上的些许疑惑。似是被手中托举的鬼酒散发的强大气息所影响,河童的反应略显迟钝,微怔了一下才连忙开口解释道:“河面上有个很强大的妖怪,这些是他留下的……”不等他说完,荒川就起身理好一身长袍,执起置于一边案上的纸扇攥在掌...

1 / 2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