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荒川,cp杂食,注意避雷
爬坑比谁都快,慎fo

【狗子川】痕迹(3)

—密医狗x黑道川
—OOC






3.
夏夜微风穿过窗口卷起桌上的纸张,大天狗抬手按住将要被吹走的一张表格,收进手边边角磨损的黑色文件夹里。桌上的电子钟闪烁着绿色的“02:32”。他面露疲态,摘掉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二指揉按眉心,处理完了最后一份报告,除去洗漱整理的时间,谢天谢地,在明天早晨7点诊所开门前,他能还有三个小时的宝贵睡眠时间。

整理完这堆文件,大天狗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骨头发出喀啦喀啦的声音。他走出书房要下楼去喝水,几乎同时,紧锁的门诊外响起迫切的敲门声。半夜突然发病来求医的人不在少数,大天狗没有犹豫就开了门。门外两个人架着一个人闪进室内,其中一个人反手咔嚓一声立马关上门。

大天狗低下头去,随着他们的到来,地上霎时多了一滩深红血迹,他皱皱眉头,不仅是医生这个职业影响让他有些洁癖,这么大的出血量他还是第一次在这附近看见,方才也没有听见混混街头械斗耀武扬威发出的动静,如此看来他们一定不是小混混被仇家寻上了门那么简单。

“你是医生对吗?”那个清瘦的青年干净利落地将那个显然是受了重伤的人安置在病床上,整齐的刘海下是一对干净的眸子,此刻溢满了担忧。他回头看着大天狗说:“医生,请给他治疗,拜托了。”青年的眼里带着急切与恳求,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鲜血,裸露的手臂上也有疑似因自卫而造成的刀口,因为刚刚用力过猛伤口开裂得更大,正汩汩往外冒着鲜血。

“你的手……”
“快点,请给荒……请给他疗伤!他的伤口我来解决。”另一个人突然开口道,大天狗此时才发现发现她是名女子,长相清秀白净,明明有求于人但眼里焦急后的沉重威胁让人难以忽视,大天狗觉得有趣了起来。

此时她正抱着大天狗的医药箱翻来翻去。

而大天狗注意到她的腰上有一把枪。

大天狗一言不发地戴上口罩,不理会他们的抗议将病床推至里面的手术室关上门。他这才仔细辨认起那人的脸,果不其然,正是那天晚上在酒吧注意到的人。因为失血过多而昏了过去,被血污弄得结连在一起的白色碎发下因重物打击破裂的额角是面上鲜血的来源,长达几厘米的三个刀口横亘腰间,还有一道恐怖地嵌入胸口。那刀扎得极深,显然是为了取之性命而下的狠手。不过万幸那人刀法拙劣,才没有伤及脏器。

不知是否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这个人的皮肤白得骇人,微微发青的肤色在手术灯的照耀下泛着微光,宛如初春融雪,那盘踞在小腹与双臂的纹身也别有一番风味。大天狗的手悬于他伤口之上,执着医用缝合针的指尖在他的腹部起起落落。

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刀口落在这个人本就遍布细小陈旧伤疤的身体上有着丝许危险而诡异的美感,大天狗突然这么想到,然后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愕然。

因为刀口颇深,伤口缝合的过程有些艰难,但终是十分完美地结束了,得益于这个人几乎没有脂肪的完美腹部。大天狗回忆起自己曾经给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做过阑尾炎手术的经历,那怎么切都到不了头的脂肪使他疲惫不堪,眼前满是黄色的脂肪,让他很长一段时间对高热量食物敬而远之。

大天狗拉下口罩,摘掉手套蹭去额头上的一层薄汗,开始仔细端详面前这个人的身体。

白璧无瑕,完美的如同古希腊的艺术雕塑,比大天狗见过的任何一本人体解剖图鉴的肌肉都更夺人眼球。经过良好锻炼的有力肌肉隆起,线条完美,却并不如某些健美运动员那样夸张,这种恰到好处的视觉舒适感与触之手感极佳的肌肤,让大天狗头脑发昏。

似乎是心中悸动所致,大天狗用医用纱布一圈一圈遮挡住那腹肌块块分明的腹部,眼神飘忽地向他的下身扫去,似是要探清那人的纹身延伸到何处。他控制不住地将手,慢慢靠近了那个人的脸,一张棱角分明的俊朗面庞,同样是好看的脸,风格与大天狗截然不同。他的指尖划过面颊,掠过唇峰,沿着颈线一路向下,又在精致的锁骨边缘徘徊。大天狗的呼吸乱了频率,指尖微颤,朝他胸前突起移去——

“医生,没问题了吗。”门被猛地推开,大天狗迅速收回放肆的指尖与脸上几乎要将什么生吞活剥的表情。

门外那青年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大天狗,然后对病床上那个男人倾下身子伏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大天狗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和病床上躺着这人说话。

原来他早就醒了!那自己刚刚那番行为……

“嗯,走。”在病床上那人睁开眼睛,直起身来闷闷地应了一声。那是一双淡紫色的好看眼眸,冷淡视线意味深长地投在大天狗脸上。大天狗不禁脸颊一阵发烫。

直到他们离去多时,他才回过神来。候诊室的药台上放着一沓钞票,墙上古朴挂钟轻描淡写地指着“04:45”。


—tbc.

评论(1)
热度(35)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