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阿莫。沉迷荒川,杂食,注意避雷
爬坑比谁都快,慎fo

【狗子川/酒茨酒】好想任意妄为啊

昨天发的被吞了 残念
—仅片段非正片
—狗川年下 酒茨酒互攻
—现代AU
—标题灵感来源于同名漫画 感谢给我看这个漫画的人 我十分喜欢 如果你看见了这一条 那就放下lof赶紧去写作业
—寒假不定期更新






荒川是被聚居在他院内异常嚣张的麻雀吵醒的,那尖锐的叫声几乎刺痛了他的耳膜。

他睁开沉重的眼皮,迷迷糊糊地扭头看看窗外立在枝头挺起灰色胸脯,上蹿下跳神气十足的麻雀们,这些调皮的小家伙成功地毁了他周末的好觉。

不过即使这些小家伙只是安安分分地蹲在枝头梳理光滑美丽的羽毛,荒川的这个懒觉也不会睡得安稳。他的脑袋现在沉重得要命,留存在大脑里关于昨晚最后的记忆是在老友的酒吧里喝酒,然后发生了什么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荒川不是经常喝断片的人,可几次的经验告诉他脑袋里讨厌的感觉并不像是缘于他昨夜摄入过多酒精,而像被什么东西强硬占据了大脑后干脆离去留下的涨沉。

说白了,也许就是催lofter情lofter剂之类的东西?

他被人下lofter药了。

荒川不禁一阵发寒,脑子瞬间清醒了大半。他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来面对这个他不记得的事实。即便他拥有过人的外貌和身材,他却不是热衷于419的人,也从来没有想过会遇上这种事,而且还是在熟悉的老友的酒吧。

荒川动动身子想爬起来,刚刚勉强撑起上半身便被来自某隐秘处,顺着脊柱攀爬而上的胀痛和撕裂感逼得摔回被窝里。荒川疼得呲牙咧嘴,他还发现自己的胸口锁骨周围密密麻麻全都是红色的吻痕,那股陌生的令人难以忍受的痛感,连着他干涩沙哑的喉咙,全都在默默对他诉说着昨夜的疯狂。

荒川觉得自己几乎要两眼一翻昏厥过去,他死都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会是被拱的那一个。更过分的是对方甚至没有做善后的清理工作,害得他腿间全都是暧昧的液体干涸后的痕迹。他拉开被子看了一眼,一条横亘在他腰上的手臂压得他腰酸痛无比。

对方的手很白,和荒川白的发青不一样,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连着一截异常纤细的干净胳膊,荒川回头看一眼身后,那个安稳睡着的家伙有一张素净清秀的脸和浅色的柔软发丝,左肩上的一圈齿痕说不定就是荒川的杰作,胸口随着呼吸起伏,睡相就像个孩子一样。

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不,也许不到二十五岁。

荒川的脑海中不禁浮现了道德沦丧惨无人寰丧尽天良之类的词语。自己可是再两个月就满三十二的人了。

不对,老子才是吃亏的那个,还他妈被下了lofter药。

荒川躺了一会儿恢复精力后便挣开对方的手阴沉着一张脸爬下床,左脚却没有踏在熟悉的地毯上,低头去看,目光捕捉到的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挂着一个蓝色大团扇的黑色双肩包,看来是床上那人的东西。那包正看起来挺大爷地横躺在凌乱地甩了一地的衣物上——这一地的衣物让荒川的脑袋里闪现了一些昨夜放肆的片段。

明明知道是不对的,从小就知道不能动别人的东西,在苛刻家教下成长起来的荒川,回头看了一眼依然在熟睡的人,然后眼疾手快地捞起地上的双肩包,随着他的动作没关上拉链的书包里掉出几本书和一个红绿相间配色奇异的笔袋。

果然还是大学生啊。荒川想着,心里如吔屎一般难受。

一个三十几岁的社会人和大学生419之类的,想想就可怕对吧。

并且自己还是被拱的那个。

荒川觉得腰又痛了几分。

荒川捡起那些课本,翻过来就看见了——

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物理 必修3

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数学 必修3

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有机化学基础

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生物 选修3 生物技术实践

……

高中生,还他妈是理科生。

荒川觉得更难受了腰也更痛了。

——————————

茨木是在酒吞的小酒吧的柔软沙发上睡着的,并且睡得很死,连杀气腾腾怒不可遏脸上带着与身体动作毫不符合的冷静的荒川大清早踹门进来,吓得卧在茨木肚子上的捡来的孟买猫都炸毛从茨木身上掉下去时,都没有半点反应。

其实来者一点都不冷静内心充满了波动不禁使出波动拳(?)。

酒吞从吧台后面钻出来,对着整齐码在酒柜里被擦得发亮的酒瓶理理自己的刘海,酒吧白天是不开业的,于是在夏末的余热中酒吞只虚虚地套了一件衬衫。

他用不着回头都能感受到来者身上仿佛就要具现化的戾气。

“哟,这么早啊,荒川之主。有何贵干?”

“你,需要给我好好解释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




———To be continue.



tag打多啦抱歉!

懒得贴链接这次改了很多敏感词 再吞就贴链接吧……

希望放过我orz

评论(36)
热度(136)
  1. 曾忆初雪旧年节温酒斩华。 转载了此文字

© 温酒斩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