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荒川,cp杂食,注意避雷

【狗子川】痕迹(1)

—大天狗x荒川之主
—OOC







1.
大天狗的心情自接到雪女来电后便没有平复过,一挂电话他便匆匆关掉诊所的门,驱车前往京都大学。向来有些强迫症的他甚至来不及将车子在线内停放好便拉开车门直奔三号实验楼的地下实验室。

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长长的走廊,在尽头大门前停下,迅速验证虹膜与指纹密码,打开大门的那一瞬间,一路绷紧神经的大天狗这才感觉到大脑缺氧,两条腿也有些酸痛。大天狗只得站着快速喘气来平复过激的心跳。

“十一分四十六秒。”清脆的女声自耳畔响起,大天狗抬起头,看见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对方平时冷若冰霜的脸此刻却奇迹般地盈满了笑意,“我以为你会再快一点,不过没关系。”

雪女递给大天狗一杯水,他接过杯子仰头,喉结上下滚动着,几下就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他随意地用手背抹抹嘴角残留的水,大天狗的眼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欣喜:“我们的实验……”

“是的,我们成功了。”一边走过来的三尾狐替雪女回答道,同样地带着如雪女一样的表情。

大天狗如释重负地走进实验室,他看见几个玻璃实验槽内蹲着许多小白鼠,它们小小的耳朵上都订着数字牌。此刻,大天狗的眼中只有那些活蹦乱跳的啮齿动物了,他按耐不住内心的狂喜与激动。

因为他清晰地记得,一个星期前,这一批小动物们都由他残忍地用手术刀去除了前肢,而现在,它们正无比自然地使用着失而复得的肢体,眼睛里闪烁着欢快的光芒,毫无任何不良反应。它们不发达的大脑无法理解现状,但它们此刻的活跃,彰显着他们在这个实验室消耗的六年光阴,都得到了伟大的回报。


大天狗靠在吧台上,摩挲着手里冰凉的酒杯,杯中颜色艳丽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轻晃。他向来就不喜欢酒吧里的随性气氛,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个值得他们去庆祝纪念的大日子。

“黑晴明大人下周三才回来,我已经迫不及待要让他看看我们的成果了。”雪女端着酒杯坐在大天狗旁边,脸颊微红,整个人都要趴在吧台上。大天狗眯了眯眼睛,他知道雪女的酒量向来不好,但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大天狗拿着自己的酒杯碰碰她的,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

入口辛辣之极。

“这是Asclepius①给人类的馈赠,神蛇给了我们启示,手杖的光辉护佑着我们,让他得以借用我们的手将这医学奇迹带到人界。”三尾狐端着酒杯砰砰两声各用力碰了一下雪女和大天狗的杯子,这家酒吧的特调龙舌兰让她两颊绯红,精神却一样清醒激动,以至于眼眶都有些红润,她特有的柔媚嗓音让她说起西班牙语时像是唱歌一样,“黑晴明大人想好了,这个奇迹的代号是BRG474。”

大天狗笑着附和她,又点了杯黑朗姆,端着酒杯自言自语:“如此说来,我的大义,也近在咫尺。”

谈笑间,余光看见什么一闪而过,大天狗扭头寻过去看一眼,就被那个人的一头华发吸引了视线。那个人很高,也许比大天狗还高上一点,平整的西服外套上有一圈黑色毛领,神色冷峻地在几个似是下手的人的簇拥下往这酒吧内里而去。

兴许不是个小人物。大天狗这么想,莫名地对那个人来了兴致,当下便为这一点兴致感到讶异。

①Asclepius:古希腊神话中的医药神,太阳神阿波罗和森林女神所生之子。在世人心目中的形象是“神蛇与权杖”。根椐希腊神话,Asclepius出诊时有个习惯,总是带着一条神蛇做伴。因此,手杖缠绕其间的蛇就成为医学的主要象征。当今的“世界卫生组织(WHO)”以及许多国家的医学机构、卫生部、医院均以“神蛇与权杖”为标志。“神蛇与权杖”成为医学的象征。

———tbc.

评论(4)
热度(33)

© 阿莫回转式过肩摔! | Powered by LOFTER